yoru / 林真夜
  • Author:yoru / 林真夜
  • 我是一辆旅行巴士
    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
    默默看每个城市里重复上演的
    关于你你我我的故事
  • RSS
格雷事务局
不断跟过去说再见,流浪不是为了遗忘,而是为了找到我自己
练习像素画
哥哥指针
眉毛指针
放两个练习像素画的实验作品
法+英鼠标指针

重新归纳分类,想把以前写的战国无双同人放过来,弄好了又懒得搬文,时间一长我连每种分类是要拿来放什么的都记不清了,杂记本来是要丢一些我的败家物品或者布料手工品的采购账单来着吧,所以这篇到底该归类到哪里才好呢。

前两天把仙剑4捡起来玩,几乎是瞬间萌上菱纱,不过玩下来还是更喜欢紫英。菱纱很可爱是没错,对她做的事有些不是很认同。就像紫英说的“今日之行我并不认同,但如若取此弓会有任何报应,慕容紫英为朋友心甘情愿。”这是紫英与师门的最大分歧,琼华派众人或者为私欲冷酷无情,或者为弥补自身过失欺瞒天河与菱纱,而后者说白了也出于私心,所做的事看似帮助别人,其实目的都是为自己,于是无可挽回地一错再错。有天河一行人出现,紫英与师门决裂便是迟早的事情。
仙剑4其实可以说是未明世事的几个年轻人初入江湖,从前以为我命由己、不由天,经过江湖洗礼,终于还是体会到但尽人事、知天命。有些事前因已定,是后来的人怎么努力都化解不了的结。
所有人的成长都要经历这个过程。
法国形象拟人
法国人眼里最能代表法国形象的是什么。
答案有两个:玛利亚娜、阿斯特里克斯。

自由精神的象征——玛利亚娜。
据说一个看过APH的法国人表示,他们的祖国应该是女性才对,并且名字叫做Marianne(玛利亚娜)
玛利亚娜是法国的绰号,也是法国的象征。漫画中常以戴一顶三色帽子的女人来象征。在法语中,贵族阶层不喜欢玛利亚娜,因为她代表着人民。革命者选中玛利亚娜,因为玛利亚娜象征着祖国母亲,母亲的乳汁保护着共和国的孩子。
共和国的胜利,代表着自由、民主、博爱。玛利亚娜的形象主要以三种形式体现在法国的日常生活中:摆在法国市政府显要位置的半身塑像,在邮票上、硬币上的图象。
玛利亚娜(1536―1624)原是一位西班牙作家。十七世纪初,一位叫作(拉伐雅克)弗朗索瓦•拉瓦亚克的天主教徒由于受到玛利亚娜著作的启发,于1610年刺死了法王亨利四。十九世纪中叶,法国共和党人在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斗争过程中,为了纪念(拉伐雅克)拉瓦亚克,用“玛利亚娜”来为自己的秘密团体命名。此后,玛利亚娜便同六角国一道,成为法国的代名词。
法国政府时常选些为共和国做出贡献的女名人来作玛利亚娜的模特,以表彰她们为法兰西民族赢得的荣誉,国家将依照她们的外形制作出能够代表国家的塑像、邮票、硬币。这或许就是法国人的与时俱进。他们不断更新玛利亚娜的形象,令她始终保持着清新、靓丽的外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著名女演员碧姬•芭铎因其在电影方面的辉煌成就,而成为玛利亚纳的模特,她的半身塑像放在市政厅,当然邮票与硬币上的玛利亚娜亦以她的照片为蓝本。随后的模特便是卡特琳•德纳芙。她也是一位倍受法国观众欢迎的明星之一,举止高雅,气质超凡。总之,她们不仅品貌出众,更重要的是她们能够代表法国人的公众形象。
法国三色旗分别代表着自由、平等、博爱。三色旗中间加上玛利亚娜的头像,便构成了法国最直观的识别国家公共职能的标志。从1999年起,只要是省、部级或使馆发出的有抬头的信纸、小册子、表格等,都必须具备此图标。

弱者战胜强者的故事——阿斯特里克斯。
阿斯特里克斯来自法国家喻户晓的连环画《高卢勇士》。23岁的巴黎《向导》画刊主编雷勒·科勒西坐在打字机前,和他同龄的画家阿尔贝·乌代尔佐手握一支2B绘画铅笔,两人像往常一样开始编故事,这回要编一个高卢人的故事。乌代尔佐设想的高卢人是高大的、壮实的,而科勒西的意见相反,认为他应该矮小、乐天,足智多谋,甚至有点狡猾。画家采纳了主编的意见,还设定他的性格和脾气:善良、勇敢、正直、慷慨,却爱吵架、爱嘟哝、爱挖苦人,还好吃、嗜酒。总之,是优缺点兼具的人物。创作者给主人公起了个以A打头的名字,为的是他居于连环画人物之首。他们还为主人公设计了一个配角———肩扛斧头、性格憨厚的奥贝利斯,他体形圆鼓鼓的,个子高高的,关键时刻总能助阿斯特里克斯一臂之力,却又常和他闹点矛盾。另一个重要人物是祭司巴诺拉米斯。阿斯特里克斯命中注定只能活到40岁,每当“大限”将临之时,他只要喝下祭司配制的“神奇药水”,就如同喝下生命之泉,变得有力气,有智慧。“神奇药水”的配方代代口耳相传,就像可口可乐的配方秘而不宣一样。阿斯特里克斯、奥贝利斯和祭司组成的奇妙三人搭档,南征北战,与强敌周旋,给他们出其不意的打击。
乌代尔佐后来回忆说,当时他俩只想创造一个能让读者开怀大笑的人物。不过,他也不否认这个人物的诞生有特定的社会背景。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法国人很郁闷:刚刚走出印支战争泥淖,又陷入阿尔及利亚危机,法国的殖民地面临崩溃,顽固的殖民将军们不肯放弃殖民统治,他们同主张给殖民地独立地位的戴高乐总统发生尖锐矛盾,内战一触即发,国内的气氛令人压抑。两位作者感到需要创造一个全新的幽默形象,给人鼓舞,给人希望。
1961年,第一本连环画《高卢人阿斯特里克斯》正式出版,只售出6000册,但4年后出版的《阿斯特里克斯和埃及艳后》的销售量突破10万册大关,紧接着出版的《阿斯特里克斯和诺曼底人》飙升到100万册。后来陆续出版的画册都在百万册以上,《短剑与玫瑰》超过了700万册。而法国最高文学奖“龚古尔奖”得奖作品的销售量一般为30万册。值得一提的是,阿斯特里克斯在德国、奥地利、英国也很走俏。他还被介绍到印度、南非、巴西、澳大利亚等国。阿斯特里克斯迄今共出了31种,总印数近3亿册,被翻译成77种语言,超过了赫赫有名的《丁丁历险记》。
据调查,87%的法国人喜爱阿斯特里克斯。书评界认为这个人物受欢迎的原因有二:第一,他符合法国人的自我评判标准。法国人不喜欢肌肉发达的“超人”,也不喜欢纪律性很强,没有头脑的英雄。法国政治学家阿兰·杜阿梅尔说,第一本连环画册出版后,法国实现了现代化,但是法国人的气质、性格、脾气没有变,依然故我。阿斯特里克斯适合法国人的审美情趣:虽不强壮,但有智慧,善于使用计谋,好争辩,自由散漫,是十足的法国人。伏尔泰说过,欢乐与自由是一对不可分离的姐妹。法国人从他身上看到了欢乐与自由的结合。第二,阿斯特里克斯表达了对罗马人的拒绝,即对强者、对征服者的拒绝。法国前文化部长雅克·杜蓬谈到这个人物时说:“重要的是,所有的罗马人在他们的征程中都会遇到阿斯特里克斯的抵抗。”“所有的罗马人”暗指古往今来的征服者。不少人从阿斯特里克斯身上看到戴高乐主义,看到自由对霸权的不屈抗拒,这是法国式的抗拒,抗拒激烈又带有保守色彩。在当今国际舞台上,我们不也看到了这样一个法国吗?
有人曾向乌代尔佐建议,不要把阿斯特里克斯画得过于“高卢化”,以免影响连环画在国外的发行,画家拒绝了。阿斯特里克斯在全球获取得成功,再次证明“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这个道理。阿斯特里克斯非但没有给人留下“狭隘的民族主义、沙文主义者”的印象,相反,他成为以弱战强、以小胜大的典型,而这样的人物具有经典性。阿斯特里克斯得到全世界读者的认同,其奥秘还在于:作品所体现的讽刺与幽默,是多数读者追求的一种阅读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