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ru / 林真夜
  • Author:yoru / 林真夜
  • 我是一辆旅行巴士
    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
    默默看每个城市里重复上演的
    关于你你我我的故事
  • RSS
格雷事务局
不断跟过去说再见,流浪不是为了遗忘,而是为了找到我自己
不想拒绝你
“其实我想得挺开的了,只是因为我是人所以没法摆脱。”

“在我看来对我自己做的事情并不满意,但是得到别人的认同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我没有可以去强求,但是来的时候我不想拒绝。”

我也不想拒绝你,不管是你想唱歌,还是不想唱了,我都是爱你的。


可惜我是我
不想要求太多,能偶尔说说话就好,或者默默看,或者从别人那里知道最近怎么样,这样都挺好的,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了,因为那个人对谁都很温柔,所以对我也能很温柔吧。
保持安全的距离就可以,当然麻烦的是需要小心翼翼,一直保持最安全的距离,即使发生什么事,因为那个人是很温柔的,所以也能被温柔地对待。
要是太靠近,让他觉得我太倔强,太决绝,不如想象中的可爱,那样我可是丝毫不会留情,变成那样说不定就什么都得不到,所以害怕再往前一步了。
别人都是非常喜欢他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我,我首先得坚持我自己,然后才能满足别人的期望,但是那个人对谁都很温柔,所以偶尔能分享一点,也觉得挺好了。
3月7日
其实每年生日都要写一些当年的感触,只有今年到现在还没写,感触太多想不出来从哪里说起。
去年大概是有生以来最倒霉的一年,无论是经济上,人际关系上,或者工作上。
在这时候帮助过我的人,我会永远记得你们。

NO。1
原来我是这么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不合适宁可不要。
NO。2
没有多少少女心,1%的少女心,剩下99%是男人,那1%的部分主要体现在外表。
NO。3
可以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帮忙,但是绝对不喜欢语言上相互表白式的安慰,偶尔一次挺受用,时间长了觉得腻腻歪歪。
NO。4
对陌生人,钱是底线。对认识的人,面子是底线。对朋友,能和我混成朋友的基本不会有以上两个问题了。
NO。5
用假话来帮助原本正确的人,那不是帮助,那是犯蠢。我以为我认死理容易相信人就够蠢了,没想到还有比这更蠢的。
NO。6
说不清楚的事情就不要说,因为当一件事演变成不能说清楚,试图去解开它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NO。7
想要一个很单纯的环境,我没有必要为了让别人高兴而迁就,任何选择都只是出于我自己,没有人在旁边挑剔。

以我现在的阅历,还没有办法把这些感触背后的事串联成因果关系。或许喜欢总结,试图归纳出逻辑来,才是我最大的特点。
一定要收藏的MAD
一句话好喜欢!(捂脸)






3月1日
先感叹一下,看了Risorgimento系列三个本子的相关内容介绍,感想只有一个,为什么我那么爱看举枪的法叔,(貌似)满脸血污的法叔,还有扎着绑带表情淡漠的法叔。
那个年代也是法国最混乱的年代,在帝国和共和国之间反复,不管是土地还是政治上的统一,对于他来说,是更久之后,不遗余力的自己和自己折腾之后的事情了。就这一点来说,总觉得哥哥他是最适合留胡子的人呢。而NINI是另一种解决方案,类似于死机了就重启、死机了就重启、不行就重装系统。
普法战争结束之后,法国吸取战争失败的经验进行改革,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教育改革,彻底把神学和科学分开,教会不能再插手教育,这是参考了普鲁士的教育改革,于是即使我看着身着军装威风凛凛抱着小小的路德维希的基尔,心里一瞬间闪过的话也只是:阿普,你育儿很成功。
所以说我很难从APH爬墙,除去同人,历史、地理、各国文化本来就是我的爱好,相对来说APH只是给我一种比较轻松的描述方式,可惜这个方式现在也不那么轻松了,看过无数同人,最治愈的还是本家漫画。虽然喜欢历史,但我还是愿意把APH和历史分开来看,百分之一个历史梗+百分之九九的脑补,刚刚好。如果全都是脑补的话,也可以关了浏览器,去看两集美剧。如果不凑巧是韩剧,那就两眼一闭,还能怎么办,晕呗。